新闻是有分量的

湖南发现两位“慰安妇”幸存者

2019-03-05 02:03 栏目:澳门赌博官网

  湖南发现两位“慰安妇”幸存者
   截至目前中国大陆登记在册“慰安妇”在世幸存者仅15人

志愿者与张老

  89岁的凌老

  在湖南岳阳,89岁的凌老和91岁的张老勇敢地站出来,揭开伤疤,说出自己少女时被日军强掳为“慰安妇”的不幸遭遇。

  北京青年报记者从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了解到,3月2日,该馆分馆——南京利济巷慰安所旧址陈列馆工作人员一行3人前往湖南岳阳,在当地志愿者陈栋梁的带领下,找到凌老(1930年出生)和张老(1928年出生),新增她们为日军“慰安妇”制度受害幸存者,倾听她们的口述故事。

  截至目前,中国大陆登记在册的在世“慰安妇”幸存者仅剩15人。

  讲述

  父亲为保护她惨遭刺杀

  3月2日,工作人员来到位于岳阳市平江县瓮江镇凌老的家。凌老告诉利济巷慰安所旧址陈列馆工作人员,她1930年出生。

  1944年冬天,日军在汉奸带领下来到她所在的村子。“他们逼迫村民把自己家里的姑娘交出来。”凌老含泪回忆,她的父亲为了阻止日军抓她,惨遭刺杀当场死亡。就这样,凌老和堂妹以及当地其他一些女孩子被抓到平江县城关押起来。凌老的母亲因当时躲在红薯窖里而逃过一劫。

  凌老回忆,当年关押她们的是“一间青烟砖砌成的老式房屋,里面同时关着日军从平江各地掳来的很多女孩”。她当时只有14岁,此前几乎没有出过门,更别提与陌生人接触了。“我非常害怕,不停地哭。日军每次将掳来的女性从关押的房间带到另外的小房间,‘使用’后再送回来。”凌老回忆,有些女孩子因不堪屈辱而反抗,最后遭受日军皮鞭殴打。她自己因害怕,只能任由日军欺负。

  “当时的生存状况很差,饱一顿饥一顿,吃的都是剩菜饭,全看日本兵的心情。”凌老回忆,有一次,日本兵给她一种药片,让她吃下去,她设法丢掉了。

  这样过了一个多月悲惨的生活,直到中国军队反攻平江,将她们解救出来。她才得以与母亲团聚。

  凌老后来以务农为生,嫁给当地一位忠厚的农民。她婚后生育四儿两女,因家庭困难,有两个儿子一出生就送了人。因为自己的悲惨遭遇,凌老让女儿16岁就早早嫁为人妇。凌老目前由一个身体不太好的孙子照料生活起居。

  被解救出来时亲人病逝

  张老的家距离凌老家约10公里。张老1928年出生,在家中排行老四,有3个姐姐3个弟弟。

  张老回忆,1944年秋冬,日军在当地汉奸带领下来到村里抓“花姑娘”。她的父母都躲进山中去了,而她自己则不幸被抓。她也被关押在平江县城一间青烟砖砌的老式房子里。“里面同时关着几十个日本兵从平江各地强掳来的女孩子。我很害怕,想逃出去,又没有办法,只有不停地哭,又不敢大声哭。”回忆这段往事时,老人不停摩擦着双手,其间的遭遇和凌老的回忆如出一辙。

  张老说,被解救出来后,中国军队将她送回家,父亲已经病逝。24岁时,她嫁给一个抗战士兵,后来他们生育了三儿一女。张老患有高血压,一天需吃两次药,目前由大儿子照顾饮食起居。

  同在1944年冬天被抓,同被关在平江县城青烟砖的房子里,同被日军要求吃小药丸,同时间被中国军队解救并回到家中,两人的家相距不过10公里,南京利济巷慰安所旧址陈列馆工作人员认为,由此可以判断,当年,凌老和张老同期被抓,在同一地点受害。“两位老人是目前为止发现的仅有的两位在同一慰安所受害的幸存者。”

  走访行动

  2016年启动已有四年

  凌老和张老的丈夫都已去世。他们在生前,都知道妻子的不幸遭遇。凌老告诉工作人员,她没有对丈夫和子女隐瞒自己被抓的经历,“他们觉得这是日本兵犯的罪行”。两位老人都表示,自己年老了,一定要把这段受害的经历说出来。“心里太痛,要让后人记住这段历史!”老人们说。

  据悉,纪念馆和南京利济巷慰安所旧址陈列馆开展走访国内登记在册的“慰安妇”幸存者行动,从2016年起,今年已是第四年。“老人们年纪大了,我们在跟时间赛跑。”工作人员说。

  文/本报记者 李涛 李卓雅

  通讯员 刘广建 俞月花